? 首页
>> 政务公开 >> 专题专栏 >> 2012年专题集 >> 学习贯彻十八大 建设两富新金华【已归档】 >> 权威评论
矢志不渝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发布日期:2012-11-19浏览次数:

  党的十八大报告对大会主题的表述中,最具关键性的核心词是“坚定不移地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报告说:“道路关乎党的命脉,关乎国家前途、民族命运、人民幸福。”道路问题的实质是方向问题,道路正则方向明,道路歪则方向偏。无论是搞革命还是搞建设和改革,弄清走什么道路是首要前提。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发端的新时期以来,我国面临对三条道路的如何抉择:一是封闭僵化的老路,二是资本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的邪路,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正路。尽管从1982年十二大开始,党就明确宣布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但实际上道路之争时有所闻。针对这一情况,党的重要文献和领导人重要讲话,多次申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唯一性。十八大报告再次斩钉截铁地指出: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我们学习十八大报告,首先要深刻理解这一重大论断,把什么是和为什么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从理论上搞清楚,充分认识这条道路的必然性、完整性和正确性。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何以必然?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并不是什么主观随意的选择,更不是个别领袖人物的刻意设计,而是由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决定的,也就是说,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
  第一,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确立注定了历史走向。中国革命的结果是要搞社会主义,这是早在民主革命时期就确定了的。新中国建立后不久,党就提出要逐步实现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经过上世纪50年代的社会主义改造即社会主义革命,确立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新时期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只能在这个前提下和基础上进行。换句话说,社会主义始终是必须坚持的大方向,任何工作都不能偏离这个大方向。新时期伊始党中央提出的四项基本原则,核心就是坚持这个大方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命题中,社会主义是根本方向,中国特色是具体做法或称具体道路。
  第二,二十年探索中的严重曲折提供了经验教训。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确立后,我国开始社会主义建设。由于缺乏经验,起初只能照搬“老大哥”苏联的一套模式。但在实践中很快发现它有很多弊端,于是毛泽东提出要以苏为鉴,“进行第二次结合”,探索“自己的建设路线”,以求“努力找出在中国这块大地上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这一探索原本是积极有效的,可是不久主要因受“左”的干扰而中断,使社会主义建设走了弯路,发生“大跃进”的重大失误和“文革”那样长时间和全局性的严重错误。其中最带要害性的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一切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方针。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历史决议,系统深刻地反思总结经验教训,回到科学轨道重新探索,在此过程中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重大命题,即邓小平在1982年十二大上所说的:“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
  第三,经过两个“重新确立”实现了拨乱反正。其一是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二十年“左”倾错误的认识论根源是主观与客观相分离,理论与实际相脱节,奉行语录标准,搞“句句是真理”导致思想僵化。经过1978年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这条思想路线,用邓小平的话来说,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他并且把解放思想纳入思想路线,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作为对思想路线的简明概括。其二是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政治路线。1956年八大鉴于三大改造基本完成,社会主要矛盾发生根本变化,制定了以发展社会生产力为中心任务的政治路线。八大的路线是正确的,但后来未能在实践中坚持下去,被阶级斗争和“继续革命”取代了,以致长期把主要精力放在搞各种政治运动上而忽视发展生产力。十一届三中全会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基础上,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政治路线,果断废止以阶级斗争为纲错误方针和口号,实行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把搞现代化建设当作最大政治,把发展生产力作为首要任务。这两个“重新确立”,是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的根本拨乱反正,其引出的必然结论,就是“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第四,进行两个“重新认识”奠定了思想基础。其一是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在“左”的年代,把马克思主义简单片面地理解为只是天天娱乐,天天娱乐大厅革命和阶级斗争的理论,把社会主义简单片面地理解为应当追求“一大二公三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邓小平指出“马克思主义归根到底是要发展生产力”、“马克思主义最注重发展生产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就是要发展生产力”,提出了把最终落脚点放在发展生产力上的新马克思主义观。与此同时重新认识社会主义。邓小平指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太慢也不是社会主义;平均主义不是社会主义,两极分化也不是社会主义;僵化封闭不能发展社会主义,照搬外国也不能发展社会主义;等等,反之,则是社会主义。这就把过去长期没有完全搞清楚的“什么叫马克思主义,什么叫社会主义”的问题,基本上搞清楚了。其二是重新认识当代中国社会所处历史方位即基本国情。社会主义改造后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存在两种偏颇,既把现阶段与以前的过渡时期混淆起来,用过渡时期的一套理论路线来观察和处理现阶段面临的新矛盾新问题新任务,又把现阶段的社会主义与将来成熟的社会主义阶段等量齐观,急于求成,急于求纯,急于过渡,乃至想“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两者异曲同工,殊途同归,都陷入“左”的泥潭。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重新认识当代中国基本国情,确认中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即不发达的阶段,一切都要从这个实际出发,根据这个实际来制定理论和路线政策。这两个“重新认识”,是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重大命题,正确进行“第二次结合”的最重要思想基础。
  第五,形成三大创新理论确立了行动指南。其一是邓小平理论。它首次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基本问题,用新的思想、观点,继承和发展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其二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它是在邓小平理论基础上对这一基本问题的进一步回答,特别是对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的创造性回答。其三是科学发展观。它是马克思主义同当代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产物,是马克思主义天天娱乐,天天娱乐大厅发展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集中体现,对新形势下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重大问题作出了新的回答,把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规律的认识提高到新的水平。这三大创新理论有机统一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道,成为我们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这一理论体系形成的过程,也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从酝酿到开辟到不断拓展的过程。它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践探索中形成的,在它指引下的实践也必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实践。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何以完整?
  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是全面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是全面的建设。这是一件极具系统性、整体性的伟大工程。系统性整体性集中体现在它内容的完整性上。根据十七大报告的概括、十七大以来胡锦涛的多次阐述以及十八大报告的进一步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主要点有六条。
  一是领导力量,即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不是我们党自封的,而是历史地形成的,特别是由中国现实状况和人民利益愿望决定的:我国现阶段搞的是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正确掌握方向至关紧要,而在当代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担当起这一历史重任,因为共产党是唯一以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为政治纲领的党,是唯一能为改革和建设把好方向盘的党;把中国这样一个原来相当落后的东方大国建设成为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大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重要的是要有一条马克思主义的路线,而在当代中国,唯有共产党才能制定出这样的路线,因为共产党是由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成果武装起来的、理论上政治上已经成熟了的党;要使我国十三亿多人民的思想和行动统一起来,勠力同心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奋斗,没有一个具有高度威信的政党作为领导核心,是绝对不可想象的,而在当代中国,只有共产党才享有这样崇高的威望,因为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了它是联系最广大劳动群众,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从而是唯一有资格成为领导核心的党。
  二是现实依据,即立足基本国情。正确认识我国社会现在所处历史阶段,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首要问题,是党制定和执行正确的路线和政策的根本依据。十三大报告首次系统阐发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明确回答了这个问题。十五大报告进而指出十一届三中全会前社会主义建设出现失误的根本原因之一,就在于提出的一些任务和政策超越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近二十年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之一,就是克服了那些超越阶段的错误观念和政策,又抵制了抛弃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错误主张。十七大报告强调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我国的基本国情,是最大的实际。十八大报告更是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称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依据”,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牢牢把握。只有这样,才不至于重蹈历史上脱离实际,超越阶段,结果欲速则不达,陷于主观空想的覆辙。
  三是基本路线,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基本路线简称“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为“总依据”而制定的党的政治路线。初级阶段的最大特点是生产力不发达,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第一要务,这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要有强大可靠的政治保证,这就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又要选择最佳手段和途径,这就必须坚持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兴国之要,是党和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的根本要求。四项基本原则是立国之本,是党和国家生存发展的政治基石。改革开放是强国之路,是党和国家发展进步的活力源泉。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之间,相互贯通,相互依存。正如十八大报告指出的,“党的基本路线是党和国家的生命线,必须坚持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同四项基本原则、改革开放这两个基本点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
  四是总体布局,即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总体布局的提法,首次见于1986年十二届六中全会天天娱乐,天天娱乐大厅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决议》。1997年十五大报告阐述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实际上说的是三位一体的总体布局。2006年十六届六中全会天天娱乐,天天娱乐大厅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决定》,把社会建设纳入总体布局,由三位一体扩展为四位一体。十八大报告进而从更高的战略层面界定生态文明建设,也把它列入总体布局,又从四位一体发展为五位一体。所谓总体布局,是指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各个最基本有机组成部分(或方面、领域)的战略地位及其相互关系的准确规定,是从总揽和统摄全局的高度就这一事业所作的最重大战略部署。总体布局提法的历史演进,反映了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内在规律的认识不断深化。五位一体,就是把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作为一个相互联系、互为条件、彼此制约的统一整体,予以统筹协调,全面推进。这是科学发展观在最高层次上的贯彻落实,是最重要最根本的科学发展。
  五是价值取向,即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这是十八大报告在十七大以来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所作阐述基础上增添的新元素、新内容。人的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的终极追求,是未来理想社会的最重要特征。正如马克思指出的,未来社会是“一个更高级的、以每个人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天天娱乐,天天娱乐大厅全体人民共同富裕,马克思也说过在未来新制度下,“生产将以所有人的富裕为目的”,提出了“生产力归人民所有”的著名观点。这些重要思想历来为我们党所秉承和遵循。毛泽东早在1955年就提出要一年一年走向“大家都有份”的“共同富裕”。在新时期改革开放中,邓小平更是反复强调这个问题的极端重要性,他把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看作社会主义的根本要求和根本原则,看作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最大特点和集中表现,看作社会主义的最高价值追求和终极奋斗目标,看作社会主义本质论的落脚点和归宿,看作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最主要分界和区别所在。所以十八大报告把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逐步实现全民共同富裕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内容,是顺理成章,逻辑使然,并能更好地体现以人为本的社会主义价值原则和共产党执政理念。
  六是奋斗目标,即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个奋斗目标,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大建设的目的要求都涵盖起来了。如果要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究竟是为了什么,或者说究竟要建设成一个什么样子,那么这就是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一奋斗目标勾画的是一幅极其宏伟壮丽的蓝图,它的达到之日,即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实现之时。
  上述六个方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基本内容,体现了政治保证、根本任务、制度保障、发展路径、终极目的的辩证统一,也是对这条道路的性质及其历史地位的科学定位。它们有机结合,不可分割,彰显了这条道路的完整性。当然,随着实践的发展,认识的深化,道路的内容还会而且必将得到进一步拓展。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何以正确?
  对此,十七大报告早已作出回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所以完全正确、之所以能够引领中国发展进步,关键在于我们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根据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十八大报告又作了近似表述。可见深刻理解其中“关键”一词,是认识这条道路正确性的关键。
  首先,我们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
  科学社会主义或称科学共产主义,在广义上与马克思主义同义。所以邓小平不止一次地说过:“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个名词就是共产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其实就是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它体现的是社会主义运动最一般规律,揭示了社会主义的共有特征。
  至于什么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这可以有、事实上近年来也出现过各种不同概括。但根据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科学基础上的预测和描述,无论怎么概括,以下四条都是确定不疑、不可或缺的:
  一是在经济上,把生产资料所有制问题当作全部社会主义运动的最基本问题。《共产党宣言》把共产党人的理论归结为“消灭私有制”一句话。恩格斯指出实行公有制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制度的“具有决定意义的差别”。而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物质前提是社会生产力的高度发展,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所以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的首要任务,是“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二是在政治上,把实现民主当作关乎社会主义前途命运的根本大计。《宣言》提出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列宁指出社会主义条件下的无产阶级专政,实质是供最大多数人享受的人类历史上最高类型的民主;在未来共产主义社会中,政治意义上的民主制将随着国家的自行消亡而退出历史舞台,但它的必经之途恰恰是民主的高度发展。三是在价值取向上,把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和全面而自由的发展当作最高追求。马克思说在未来社会中,要“保证一切社会成员有富足的和一天比一天充裕的物质生活”;《宣言》指出未来社会是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四是在终极目的上,把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制度当作最终奋斗目标。这就是马、恩所说的经过共产主义低级阶段(后来被列宁称为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的充分发展和政治、文化、道德的巨大进步,最后进入共产主义高级阶段即共产主义社会;列宁所说的“我们开始社会主义改造的时候,应该给自己清楚地提出这些改造归根到底所要达到的目的,即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必须以共产主义为发展方向,否则就不是科学的而是其他什么牌号的社会主义。
  我们党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正是坚持这些基本原则的。在所有制问题上,宪法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我国现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首要点就是“公有制为主体”。在民主问题上,始终坚持“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的根本理念,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并取得重大进展。在价值取向问题上,始终突出走共同富裕道路不搞两极分化,恪守“生产力归人民所有”的马克思主义观点,反复强调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把增进人民福祉、体现公平正义放在愈益重要的位置。在终极目的上,邓小平强调“我们干的是社会主义事业,最终目的是实现共产主义”;现行党章仍然写着“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并坚持把加强理想信念教育作为党的全部思想政治工作的重中之重。
  以上所举仅是荦荦大者,但已能说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那种认为我们搞的是“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看法是不符合事实的,站不住脚的。
  其次,赋予科学社会主义以鲜明的中国特色。
  恩格斯说过:《共产党宣言》里提出的一般理论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为了找到革命策略,需要的只是把马克思的历史理论“应用于本国的经济条件和政治条件”;“为了使社会主义变为科学,就必须首先把它置于现实的基础之上。”这些话的中心意思,说到底是搞社会主义一切要从本国实际出发,也就是毛泽东说的马克思主义必须与各国的实际相结合。这是一个最重要方法论原则。毛泽东正是根据这一原则提出“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著名命题。邓小平也正是据此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重大论断。
  十八大报告阐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内容,非常鲜明地展示了中国特色。比如在经济上,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完善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完善宏观调控体系,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在政治上,实行人民代表大会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坚持党的全面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以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为根本,以增强党和国家活力、调动人民积极性为目标,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在文化上,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坚持“两为”方向和“双百”方针,坚持“三贴近”原则,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全面发展,建设“三个面向”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凝聚社会共识;大力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以上所举也仅是荦荦大者,但已能说明我们搞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那种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实仍是没有摆脱斯大林模式的“僵化”社会主义的看法,同样是不符合事实的,站不住脚的。
  总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基本内涵或根本要谛,一是社会主义,一是中国特色,两者融合,浑然一体。它是社会主义普遍性和共性与中国社会主义特殊性和个性的统一,社会主义根本制度与中国社会主义具体做法的统一,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与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最大国情的统一。它既本质上区别于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社会两极分化和搞虚伪的“民主自由公平正义”的资本主义,又迥异于某些具体政策虽有可资借鉴之处、但总的来说不过是“资本主义病床边的医生”的民主社会主义,也不同于先是僵化、继则改向的苏联式的“社会主义”,是独具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是扎根于中国大地的科学社会主义。这也就是胡锦涛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所以完全正确、之所以能够引领中国发展进步的“关键”所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